关于我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我的室友特别浪

迟到的圣诞车 就问你上不上

 

今天是平安夜,也恰逢周末,孤身一人对着电脑在寝室修改论文的王源显得格外凄惨,虽说今晚还是有一个室友会回来的,但……王源并不指望那个人,因为那个人一天到晚就知道出去玩,常常和一帮朋友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寝室,而且还不爱带钥匙,最糟糕的是,王源的床是靠门最近的,所以每次都不得不起床给他开门,想到这里,王源不禁颤抖了一下,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今晚将要发生的事情……

当王源合上笔记本的时候他特地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虽然知道那人还没回来,但王源可不愿意傻傻地干等着给他开门,长时间盯着屏幕的眼睛酸涩不已,他打了个哈欠,用最快的速度去卫生间洗漱然后上/床。

温暖的被窝催使着王源很快入睡,但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等他睡熟,一阵熟悉的敲门声便打破了他安逸的状态,他多希望这只是自己的梦境,但长时间不间断地敲门声逐渐使他清醒,还有那人的声音和特有的叫唤自己的方式,“王源儿……源儿……你快来给我开个门撒~源儿……”王源揉了揉头发,万般无奈地掀开被子,几乎是闭着眼睛下了床走到门口开了门。

“源儿……”那人身上带着酒味儿,王源不由得瘪嘴,然后才支撑起眼皮看他,“王俊凯你以后能不能自己带着钥匙?”语气中那是一万个嫌弃,然而更让人不爽的是,王俊凯非但没有点头答应,反而还一下子跌跌撞撞地摔进了王源怀里,王源下意识地扶住他,虽然有一点沉,但他还是艰难地把他拖到了床边。

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王源见怪不怪,只是想到今天好歹是个节日,自己还逃不过这般悲惨的命运有些不甘,他转身去关门,然后把王俊凯扔地上的一个礼物袋放到桌上, 想必一定是哪个女生给他送的圣诞礼物。谢天谢地王俊凯今天还挺安静,等王源干完这些琐事,只见王俊凯垂着头坐在王源儿的床上,王源叹了口气把他拽起来,“喂,你能不能自己爬上去?”王俊凯睡王源上铺。

王俊凯理所当然地摇摇头,然后又死死地坐下,王源拿他没办法,看在平日里他们的关系也不算太差,王源最终还是让他睡进了刚刚被自己捂暖的被窝,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除了爬上楼梯去睡王俊凯的床,他别无选择。“算你今天安静,我就把刚睡热的被子给你睡,明天记得请我吃饭,不然下次我可再也不给你开门了!”王源落下这句话便准备爬梯子了,刚踏上一步就觉得脚踝被人抓住,“你干嘛啊王俊凯?想摔死我啊?!”“一起睡得了。”王俊凯声音含含糊糊地,手却抓得很紧。“今天寝室这么多空床,你让我和你挤一张床,让别人知道了可要笑死了。”王源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两个男生睡一张本就不大的床,简直可笑。

“上面冷……被子里暖和。”王俊凯的话让王源哭笑不得,明明是他睡了自己的被子,这话说得却好像他才是被子的主人。

“那你自己睡上去。”王源有些无奈,刚踏上去的一只脚却又收了回来,他回到床边看到王俊凯已经坐起身来,王源以为他真会睡上去才坐回到床上,然而下一秒就被人带倒,“喂!”“你看,这不是挤得下嘛,我俩都不胖,就一个晚上,一闭眼,一个晚上就过去了。”王俊凯搂过王源将他往自己身边带,王源挣脱不了又不好使用蛮力,只能勉强挤进了被窝。

虽然两人的体型都偏瘦,但骨架并不小,寝室的小坡床比他们想象中还要拥挤一些,以至于王源刚躺下就后悔了,如此狭小的空间不可能面对面睡,于是趁王俊凯还没来得及说上半句话的时候就转了个身背对王俊凯,立刻就听到身后不轻不响地发出“啧”的一声。“王俊凯,我告诉你,你不想睡我可要睡了,你不许再说话了,赶紧睡觉,晓得不?”

王俊凯当真一声不吭的,简直不像个喝了酒了人,王源得以闭上眼睛,寝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他们的呼吸与心跳。王俊凯呼出的气息热热地夹杂着酒气,从王源身后传来,明明悄无声息却惹得王源无法入睡,他紧闭双眼试图抛开杂念尽快入睡,却总觉得自己和王俊凯贴得越来越近,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只是觉得自己的体温有些升高。直到有一只手搭上他的腹部,王源绷紧了身体不敢动,他不确定王俊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作出了这个动作还是以为自己睡着了而为之,但他确定王俊凯一定是搞错了对象。手掌隔着睡衣在小腹处缓缓移动,棉质的布料摩擦皮肤的感觉并不差,只是痒痒地让王源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不敢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俊凯已经把脸贴在王源突起的肩胛骨上,手掌也逐渐下移,王源第一次体验到心脏提到嗓子眼的感觉,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再这样装睡下去王俊凯会做出什么事情,于是下一秒王俊凯就给出了答案。王源害怕了,尽管难以置信但他同为男生,清楚地确认顶着自己后边的那个东西是什么,王源吞了口唾液,他盘算着自己到底要什么时候转身阻止王俊凯,并且要以哪句话作为开场白。

“源儿……”王俊凯压低的声音轻唤着王源的名字,大概是想确认他有没有睡着。王源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王俊凯和别人不一样,偏要后面加一个“儿”,连北京的同学都不这么叫自己。也不知道脑子出了什么毛病,王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要是自己突然发出声音,吓到王俊凯了,会不会他从此以后就再也ying不起来了,想到这里,王源便觉得越发可怕,到时候王俊凯全赖在他头上,这么大的事可担当不起。于是王源决定屏住呼吸在等等,只是随着王俊凯越发大胆的动作,王源的心跳也跟着砰砰砰地撞击。

炽/热的硬物抵在TUn肉下方试图挤进大腿GEn部的间隙做着小幅度的挺·dong,湿RE的舌尖触碰上饱满的耳垂舔/舐ShUN吸,发烫的脸颊贴上嫩滑雪白的后颈肌肤细细磨蹭,不经人事的王源自然经不起这一系列的撩拨,下/ban/身竟有了难以启齿的反应,他不知道王俊凯从哪儿学来的,又好像突然知道了他平时每天都在浪些什么,他不能再这么憋下去了。

“王俊凯?”声音却有些颤抖,王源睁开眼睛仍然不敢动,他不知道王俊凯发现自己醒了之后会作何反应,不过想必是被吓到了,王俊凯停止了动作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王源装腔作势地打了个哈欠,“我……我去趟厕所。”他以为这样就能让两人都有独立的空间彻底清醒过来,而王俊凯这次却没有如王源所愿,他的手臂环绕住王源的腰肢,“别走。”

“王俊凯你放开我,你喝多了吧,你是不是搞错人了,把我当成给你送圣诞礼物的女生了吧!”王源有些着急又有些生气,他努力想把王俊凯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但手掌触碰到他的手背的时候竟有了一丝犹豫。“什么女生?什么礼物?!”王俊凯的情绪随着王源一起被激起来,他收了收手将王源圈得更紧。“算了,我不和一个喝多的人计较,你先放开我就对了。”“我清醒得很,王源儿,我要搞的对象就是你!我带回来的那个礼物也是给你的。和女生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源庆幸自己是背对着王俊凯的,否则那脸上的表情转变也太过精彩,王俊凯的语速不快,但王源却总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或者理解错了什么,心速不自觉地再次加快,他说不出话来,而身体却显得诚实得多,僵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完全没有了想要挣脱的冲动。“你不是也很有感觉吗,王源儿?”王俊凯顺势把手移到王源起了反应的部位不轻不重的揉,王源倒吸了一口气,“别!我自己去厕所,你够了王俊凯。”“王源儿你什么毛病,这么不耿直,你都对着我yin了诶!”“是你先……”王源的命根子被王俊凯握在手里tAo·弄,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反正就是和自己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不一样,很不一样,王俊凯的手法很娴熟,手指所到之处都正中Min-gan的地方,王源觉得自己就快要爆炸,却一点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他想,自己会变成这样,是因为自己不讨厌王俊凯吧,可是……王俊凯对他又到底是什么态度呢?

王俊凯大概是察觉到王源有些神游,故意在他临近高·ChAo的时候堵住了顶端,引得王源从嘴里Xie出一声SHENYIN,搞得王俊凯更加兴奋了,他玩味地在王源耳边吹了口气轻声地笑。“你……”王源的声音也像是被堵在喉咙口出不来似的,“到底什么意思?”王俊凯挺了挺胯,“你觉得我什么意思?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王源儿?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只是想做好事帮你抒发抒发YU望吧?”“唔……不……不然呢?”王俊凯没有说话只是用重重地搓了几下王源顶端的小孔,使他一下子就全数SHE了出来,“我喜欢你啊王源儿。”王源只觉得身体都软了,不仅因为王俊凯的动作更是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告白。

王源被毫无防备地抱着翻了个身面对王俊凯,脸红得厉害,王俊凯捏着他的下巴问道,“你还打算不说话?”另一只手抓着王源的手腕到他早就Yin得发痛的地方,“也不打算回报一下我?”王源把头埋在王俊凯胸前不愿意抬起来,就算是男生他也实在是觉得太害羞,虽然平时洗澡的时候没少偷瞄王俊凯那里,但实际上那尺寸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一些,比起回应王俊凯的告白,王源还是先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好大……”“不大以后怎么满足你呢?”“喂!”

王源就这么被王俊凯抱着帮他打完了一FA,直到王俊凯和他接吻的时候他才悄悄地伸出舌头算是表达了心意,第一次接吻就是舌吻不免让两位正处在青春期的男孩又激动了一把,两人蒙着被子又做了点不可描述的事情,最后气喘吁吁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呼吸新鲜空气。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俊凯提醒了王源要不要去看看他的圣诞礼物,怀着满心的好奇,王源拆开了蓝绿色的礼盒,而里面的内容却再次让王源的脸涨得通红,他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王俊凯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人,这可是告白礼物,也是送他的第一份礼物,居然……是内裤!

 

 

-end-

面对期末考不复习而选择开车的我 也带同样偷懒的你们坐车兜兜风哦

 

评论(16)
热度(651)

© 暧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