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上瘾容易戒瘾难[下]-1

gay吧驻唱凯x内心叛逆好学生源

前情回顾。


王源昨晚的失眠并不算严重,在接到王俊凯到达香港的电话之后心里平复了不少,他是该试着去接受和习惯,因此放平了心态,却不想一进教室,自己就被包围在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氛之中。


几个同学凑在一起小声地交头接耳,王源甚至感觉了针对他的异样目光,尽管还不太确定,但足以让他怀疑自己就是大家在偷偷议论的主角。刚坐到座位上,同桌那副不自然的表情便让王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们在说什么?”,随后就被同桌拉住了手臂,“走,出去说。”


王源被一路拽着到了走廊尽头,对面的同桌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甚至带着些许愤怒地问道,“你昨天去机场了吗?”。一种强列的不详预感瞬间涌了上来,如果是关于机场,那他几乎能猜到个大概,王源呆愣地站着,眼神涣散,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


同桌全把这些表情全都误解了,他拍了拍王源的肩膀,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你没去吧?我就说你没事怎么会去机场呢?大老远的……”王源摇摇头,急促地继续询问下去,“……怎么了?”“唉,你没去就好……我就知道他们在瞎说。”“他们说什么了?”“就…… 唉,那个谁说他昨天在机场看到你了……说看到你和一个……一个男生在一起……就,差不多就在说这个。”


王源心里咯噔一下,这完全不在他的预想范围内。怎么会呢?怎么会被看见呢?怎么就真的被认识的人看见了呢?这下怎么办,他不知道自己对同桌是要承认还是否认,否认的话又要从何否认。


此时的同桌终于看出了些什么,“王班长,你怎么表情这么凝重啊,你到底……去没去机场啊?”而王源的表情其实早就出卖了自己,他思索着到底要不要对同桌坦白。“那个,其实我去了,”他明显地从同桌眼里看到了那种不可思议的神奇,于是他继续解释道,“但……我怕他们瞎说一些没有的东西,所以你能不能就当我没去……”他已经无暇顾及同桌是否能看出了他的心虚,但他真的不能再透露更多。


“行,张羽帆那人的德行大家也是知道的,你作为班长还是有点威信的好吧?虽然……你最近的确怪怪的……你到底怎么回事啊?”“家里有些变故吧……但也不算太严重,我们先回教室吧,以后有机会和你说。”


王源含糊地将事情带过后就和同桌一起回教室了,只是刚踏进半步,就听见了张宇帆的声音,“我就说我没看错,你看,昨天他穿的也是这双鞋!”王源皱紧了眉头默不作声,一旁的同桌赶紧替他解围,“你烦不烦啊,从早上说到现在了,人家周末去哪儿管你什么事啊?”“本来倒也不值得一说,但我看到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是很劲爆的画面哦~”此话一出,成功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纷纷聚过来等着他爆料。


正在兴头上的张宇帆看了看王源,他俩确实没仇没怨,顶多就是王源作为班长对他平时的散漫行为警告过几次,真要当着他的面把事情说出来好像也不太妥当,于是他话锋一转,故弄玄虚道,“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伴随着上课铃声,希望这真的只是虚惊一场,王源稍微地松了口气,太阳穴处却仍突突地跳动着带来阵阵刺痛,他知道这种言论一旦传出去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耳边是同桌的安慰,他却一句也听不进去,只觉得嗡嗡地,脑袋涨得要爆炸,他拿出课本放在桌角,又想起来这节课是做模拟卷,于是再把课本收回去。


今天的测验也是多亏了同桌的帮忙才得以顺利完成,面对着本应烂熟如心的化学公式,王源脑中却是一片空白,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明明已经决定把重心放回到学习上,可事与愿违,早上的事情在短时间内挥之不去。


午休的时候,王源特地避开了嘈杂的教室去图书馆带着,避免让自己听到一些是非言论。他不止一次地想拿手机出来给王俊凯发消息,想告诉王俊凯些,又在按下发送键是把编辑好的内容一点点地删去,再把手机放回口袋,随手从书架里抽出一本文学小说翻阅,倚着墙看了约摸半小时,只是书的内容他一点儿也没看进去。


回教室前王源去了趟厕所,隐约听见了隔间里传出的声音,这种声音无形中加剧了王源的恐慌感,出门时走的匆忙,迎面就撞上了准备进来的人,他低着头小声的重复道歉,仿佛自己是那个在隔间里做了不该做的事的人一样。


这种感觉很糟糕,但他将要面对的只会是比这个更加糟糕的,他不得不逼迫自己做好要一直被这样的阴影笼罩的准备。


魂不守舍了一整天,王源的状态都被同桌看在眼里,他拉上书包拉链后向王源发出了放学后一起走的邀约,王源知道同桌是关心他,也知道同桌是想知道真相,但他没有办法坦白,他担心连同桌看他的眼神都会改变,所以他以要去班主任办公室为由拒绝了他,等他走远一些了王源才背起书包离开教室。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在哪儿都要像个犯了弥天大罪的犯人一样抬不起头,无力感和无助感充斥全身,让他觉得连迈开腿走路都是十分吃力的事情,他不想回家,也不想留在学校,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符合条件的去处并不是没有,于是在王源想到之后就直奔而去了。但情况并不顺利,正如他这一天的倒霉运气一样,他刚进gay吧就被Abbiss逮了个正着,然后一股劲儿地给轰了出去。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Abbiss最近新换了个银灰的发色,王源差点就没认出来,但是滔滔不绝的废话还是一点没变,“让我猜猜……你该不会是来这儿睹物思人吧?karry可是嘱咐过我不准让你来这里哦!”“没什么,那……我回去了。”平时听见Abbiss叽叽喳喳其实还觉得挺有意思,只是今天真的提不起半点心情,王源正准备掉头走人,就又被叫住了,“诶,你先别走,你看上去好像不太ok,发生什么了吗?”王源摆摆手,“没什么,我……我就是想他了。先走了,我要回家了。”“喂,我你是来吃狗粮的好不好……”Abbiss耸了耸肩,“送你回去吧,不然怕你去去其他gay吧。”


“Abbiss,你和王俊凯能不能别把我当女生对待啊,我能自己回去的,不用动不动就送我。”“你生气了?”“没有,只是……我觉得你们把我区别待遇了,我明明和你们是一样的。”王源小声说道,这个话他早就想说了,他知道他们只是关心他,哪怕只是出于王源的年龄比他们小,但王源还是不希望自己被过分保护。“Fine,,那我目送你到车站总行了吧,但你可千万答应我别乱去别的地方了,不然……你懂的。”“我晓得,走了啊,再见。”


Abbiss看出王源有点不对劲,但他实在没有什么理由继续追问,作为同类人,王源正经历的或许也是他曾经经历过的,他说不上这条路是好是坏,只是由衷地希望王源,不只是王源,而是每一位踏上这条路的人,都可以顺利、再顺利一点。


王俊凯的信息占据了王源的手机屏幕,图文并茂地介绍了他的新校园和新环境,当然也少不了他一贯的情话,这让王源紧绷了一整天的心情终于得到些缓和,同时坚定了要对王俊凯暂时隐瞒今天所发生的事的想法。


王源需要消化这些改变,王俊凯同样需要适应新的生活。


许久没有踏入校园的王俊凯在意的倒不是班里的同学,而是他的住宿问题,不过好在叶叔贴心地帮他申请到了一间单人宿舍。尽管从叶叔那里得知同班的同学全是留学生,而且多半来自亚洲,想要找同伴不成问题,但王俊凯却不太想和他们有过多的交集,因为校园生活在他心里从来都不值得半点的憧憬。


他甚至仍然不能接受就要开始学商的事实,桌上厚厚一沓的课本,光是封面就让他不想翻开,于是他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药了才答应王郑毅。然而除了规定的课程,叶叔还给他布置了提升英语能力的额外功课,目的是为了应付那几门用全英文授课的科目。


学习的压力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他甚至被磨平了脾气,因为这里并没有他可以泄愤的对象,他面对的只有叶叔,而在办妥各类手续后,叶叔也要回去了。他一边整理东西,一边产生了一种悲伤感,他把吉他和那只手套拿出来的时候,对王源的想念就愈发强烈了。


他终于要对王源平时说诉说的那些学业上的压力感同身受了,说来有些可笑。


叶叔离开的时候,王俊凯让他帮忙去买几盒香港特产的小熊曲奇给王源带回去,想到王源收到曲奇时的惊喜模样才终于扬起了嘴角,于是他趴在桌上开始给王源发一连串的消息,他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王源此刻正在做的事,想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想他了。


不过晚些时候,王源还是拒绝了王俊凯视频通话的邀请,嘴上说着担心父母从门外听见动静,实则是怕看见王俊凯就要瞒不住今天所有的事情了,同时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身心俱疲的样子。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他不想一和王俊凯说话就全是抱怨,也不想听王俊凯的安慰,因为全世界会安慰他的就只有王俊凯,王俊凯的过分温柔只会让世界显得更残酷。


“王源儿,不想我吗?”“想。”“我就知道,”语音那头传来王俊凯的轻笑声,“你准备睡觉了吗?”“差不多,你呢?”“我嘛?那我当然……是和你一起睡。”王源用被子蒙住发烫的脸,“嗯。”“那你把被子盖盖好,别着凉了。”这样真的很像王俊凯就睡在他身边,“嗯……晚安。”“真的没有别的事要和我说了吗?”“我……”王源攥着被子的一角,内心一番动荡起伏后缓缓开口道,“有点困了,那个……晚安,王俊凯。”“我在呢……晚安。”


-tbc-

我也知道这是活久见


评论(11)
热度(206)

© 暧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