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上瘾容易戒瘾难43

gay吧驻唱凯x内心叛逆好学生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王源起身准备向王俊凯道别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脖子里滑落出来,王俊凯眼尖,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是自己送给王源的那个字母K的银饰,此时被王源用一根红绳串着挂在脖子里,他看着王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怎么搞得这么土?”王源有些尴尬,笑着辩解道,“这……这样比较护身嘛。”其实他也知道这样很不搭,但是为了要瞒过父母的眼睛,他只能把它掩饰成护身玉佩这类的东西,尽管对王源来说,这个王俊凯送他的K要比那些个玉石更加护身。

王俊凯再怎么不舍得王源走,也还是知道他呆在这里的危险性的,他怕自己再多看王源一会儿就真的不想放王源走了,于是他只能坐起来故作轻松地对王源挥挥手,“王医生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先回吧。”王源理所当然地被他逗笑,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很快入了戏,“那你要好好休息,我会尽快安排你出院的。”王俊凯勾起嘴角,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你也别太累了,等我出院之后……”王源固然知道他接下去的话,脸颊已经提前泛了红,没想到王俊凯在医院里还是这样不省事儿,“知道了。”他轻轻地应答到,然后转了个身背对王俊凯,“我走了啊,你用手机的时候小心点,别被发现了。”说完便不回头地往门口方向走去。“嗯……王源儿。”“嗯?”王源稍微停下脚步,依旧没有转头,他也同样担心多看王俊凯一眼都会让自己萌生要留下来的念头。

“多吃点儿,你又瘦了。”王源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一下子填得满满的,他点点头,径直走到门口,没有告别的话语,因为他们之间不需要什么告别,如果可以,他们希望永远都不要面临告别。

王源推门出去的时候仍然有些心不在焉的,他甚至忘记了往Abbiss所在的方向看去,他唯一还记得的就是要赶紧把衣服给换回来,他快步走向楼梯那儿,低着头,直到肩膀撞上了一个人他才恍然大悟现在自己还未脱离暴露身份的危险处境,他有些紧张,快速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根本不敢去看那人的相貌,但仅用余光就瞥见了那人一声的西装,他希望糟糕的事情不要发生,但当那人说了句“抱歉医生,请您稍等一下。”的时候,王源脑袋嗡地一下停止了运作,不得不也停下脚步。

“方便借一步说话吗?”那人语气倒是温和,转了个身走向原本王源要走的安全出口的楼梯那里,王源跟在他后面,心里早已扑通扑通地快要跳出喉咙口,不知道花了多大的意志力才从口中一本正经地憋出一句话,“请……请问有什么事吗?”“你刚从王俊凯的病房里出来?”对面的人一边打量着明显有些不自然的这位从未谋面的医生。“是的。”“你认识王俊凯吧?”王源尽量不让过度的惊讶溢于言表,对方见他不作声,还有那转变过快的脸色,像是读懂了什么,继续说道,“抱歉吓到你了,我并不是王俊凯的父亲。”听到这话,王源算是松了口气,但转念一想,万一对方说了谎……他稍微抬起头扫了一眼那人的长相,虽说和王俊凯的确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但依旧没法令人信服,王源真想趁对方还没记住自己的长相之前撒腿就跑,但只要还有一线不被拆穿的可能性,继续伪装还是对自己最有利的行为。

“我是叶叔,不知道王俊凯有没有向你提起过。”叶叔?王俊凯的确和王源说起过,如果没有记错,他就是王俊凯口中那个唯一一个比父母还亲近、管着他长大的长辈。“我猜你是王俊凯的朋友,或是……恋人?但直觉告诉我,你应该就是王源?”王源张开嘴,呈一个小小的o字型,他不知道是否可以在此刻,在这个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但自己的表情显然已经提前出卖了自己,他干脆点头默认,“我知道您,叶叔。”

“果然我没有认错,你别担心,我知道王俊凯和你的感情,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反而是有些事情想和你说……”叶叔的态度很好,身着一身西装,温文尔雅,和王俊凯曾经描述过的形象完全符合,王源这才渐渐放下了戒心,“叶叔,您说。”“没想到第一次和你见面会是在这种地方,我长话短说,”叶叔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会语重心长地和你交流的长辈,“最近王俊凯的父亲突然找他回去想让他将来继承公司,你也知道王俊凯的性格和脾气,他们俩父子没为这事少吵,之后王俊凯也找过我,他试图打听他爸为什么会行事突然,态度还这么坚决,只是很遗憾,我目前也没有弄清楚真正的原因,更不敢冒昧地直接询问。王俊凯这次因为体力不支进医院,我想多半也是因为心烦这件事情,别看他外表挺坚强的,其实你也能看出他内心还是个有些不成熟的男生吧,他内心很细,想的事情也很多,但很多时候却不愿意表达出来。”王源一句句听进心里,这些是没有人和他说过的他所不了解的王俊凯。

“他要知道我告诉了你这些,有得和我急,说我害你担心,作为男朋友,他真的对你很上心,他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而我能看出来这并不是他一时的热血,他很喜欢你,甚至爱你。我想这就是属于你们年轻人那最珍贵的爱情。”王源闭上眼睛,第一次听人这么描述王俊凯对他的感情,这么真切又这么热情,如果这只是一个故事,都足矣打动一个正值十八岁的不屑于听言情故事的男生。

“但或许王俊凯没有和你提起过他父亲,他父亲也是个固执的人,我作为中间人实在不能倾向王俊凯这边,特别是在无法确定他父亲真正意图的时候,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答应了王俊凯让我不要向他父亲透露你的身份和任何信息……”“叶叔,”王源在他停顿的时候并非故意地打断了他,“您认为……我和王俊凯,还能有未来吗?”他问得小心翼翼。叶叔沉默了几秒,他也不知道作为特殊身份的自己该如何负责地回答这个问题,他看着王俊凯长得,他懂得王俊凯缺失的东西,又明白这些东西王俊凯能在哪儿弥补,面前的青涩少年眼里透着些光,却好像又有很多浑浊复杂的东西遮挡住了它。

叶叔最终用借用一个比喻,“就像磁铁一样,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当同性想要靠近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压力,所以很费劲,但并不是无法达成的。你们还很年轻,但同时也在一天不停地成长,无论是王俊凯还是你,我想,都会用最好的方法去面对的。”王源觉得叶叔就像一位良师,给自己上了一课,让他意识到道路的坎坷,同时在无形中也激励着他勇敢地前进,没有人能提前看到终点的景色,但这并阻止你憧憬它。“叶叔,谢谢您。”这一句,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对了,王俊凯出院之后如果真的被他父亲叫回家里,你们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见不了面了。”叶叔的语气有些低沉,比起王俊凯或是王源的父亲,在这件事情方面,他似乎比父亲更加放不下心,“但是……既然你都有本事乔装打扮混进医院里来看他,他指不定又有什么法子呢。”王源有些释然地露出了谈话至此第一个笑容。“好了,不占用你时间了,我进去看看王俊凯,回去路上小心点。”“嗯,叶叔再见。”

王源离开之后,王俊凯躺在病床上还是不能平复心情,就好像梦境一般,嘴角上仿佛还带着王源的味道,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王源依然是王源,是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王源,是那个自己喜欢得要死的王源,是那个只用提到名字就能勾起欲望的王源。所以,他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回到以前的生活,这种想法在几天前可能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现在,有了手机,可以和外界联络,和王源联络,这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他实现自己的计划,尽管这个计划还是子虚乌有。

叶叔进病房探望王俊凯的时候并没有拆穿他装病,主要是因为他没有合适的理由,他不打算告诉他自己遇到了王源并且和他说了话,只是他有点心疼王俊凯这样,身体会不会出问题,他没有在病房逗留太久,走之前说了句,“小凯,你怎么还没有醒啊?大家都很担心你啊。”故意说给王俊凯听的,不过他想王俊凯也知道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王源顺利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Abbiss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王源知道他是急着问刚才的情况,告诉他只是虚惊一场,两人去停车场取车,Abbiss准备送王源回家,王源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有些感慨,感慨自己身边的人好像都无条件地再对自己好,就算Abbiss让他不要那么客气,但是王源还是改不掉动不动就道谢的习惯,以至于Abbiss对“谢谢”这个词已经有免疫力了。

不管怎么说,经过这次的事情,王源和Abbiss之间是熟络了不少,很难想象在学校都交不到什么朋友的自己竟然是在gay吧交到了朋友和男朋友,或许交朋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王源想,自己从18岁开始的那一天,就真的改变了很多吧,幸运的是,自己正朝着的是自己并不讨厌的方向。

很快,Abbiss就把车开到了王源小区门口,王源刚准备下车,就隔着车窗玻璃看到了往小区里走的母亲,样子像是刚从超市回来,吓得王源一个激灵,赶紧蹲下身子躲到座椅底下,一系列的动作都把边上的Abbiss看傻眼了,他俯下身子挑了挑眉毛,故意挑衅道,“看到前男友了?”王源被问得有些不知所措,又猛地摇头,“是……是我妈。”Abbiss捂着嘴笑得停不下来,“哈哈,逗你的,别那么紧张嘛,原来karry说你怕爸妈是真的啊。”王源被Abbiss拉回座椅上,有些无奈地承认,再和Abbiss道别。

走回家的路上,王源一直在思考Abbiss的问题,自己真的畏惧父母吗?这个问题没有绝对的答案,但王源能肯定的是,自己并非别人眼里那么害怕父母。

 

-tbc-

上次可能是我比较作吧 但是直到我开始写文我才意识到热度对写手来说是多么多么重要 甚至有些后悔当初自己看文的时候只是关注喜欢的写手而没有点小红心  

 

评论(23)
热度(265)

© 暧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