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

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上瘾容易戒瘾难44

gay吧驻唱凯x内心叛逆好学生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晚上的时候是没人在病房看着王俊凯的,但就算是现在能和外界联络了,他仍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用发短信的方式和王源联系。下午与王源的小别重逢足矣让他到现在还未褪去那份激动,见面时没有来得及说的话现在正通过手机一一传递,两人仿佛又回到了刚交换手机号码的时候,被等待回复时的丝丝期待和隐隐兴奋充斥着,这种小心翼翼地互相依恋的感觉是刺激的,却同样是让人欲罢不能的。

王源不能再允许王俊凯把手机的电量浪费在无尽的情话上,王俊凯这才把心思放到正经事上,他告诉王源自己打算明天就醒来,只是他一直在思考到底是从医院里出逃还是家里出逃比较有把握。这的确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难题,从医院出逃,也许会殃及到许多毫不相关的医护人员,王郑毅一定会怪罪她们与保镖的疏忽,并且勃然大怒,如果醒来之后跟着王郑毅回家,再从家中出逃,虽不会牵扯到他人,但王郑毅定是预料到自己的行动,安排全天候的看管,使王俊凯寸步难行。这两个选择显然都十分不利。

那如果试着妥协呢?王源发来的这句话在王俊凯心上一击,他不明白王源是什么意思,看似煞费苦心地假扮成医生来见自己一面还动真情,合着是为了说服自己让自己妥协?王俊凯抓着手机的手由于用力过度而有些泛白,头脑也是一片空白,他这才恍然地发现自己就算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却还有太多太多搞不明白的事情,就算自己凭借着无所畏惧的冲劲闯到了现在,看来也不过是自以为是罢了。

这并非王源无心的发问,也是迫于无奈,他知道自己上次做得事情已经够冒险,王俊凯的计划显然更有风险,自己切身体会过的惊心动魄,他不愿意让王俊凯再试一次,更何况上次那自认完美的计划,也还是被叶叔给一针见血地看穿,王俊凯这次如果有半点差错,不可能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只是,过了五分钟,王源还是没有收到王俊凯的回复,他起初猜测王俊凯是不是睡着了,但又想着在这种关头,王俊凯应该不会允许这么危险的事情发生,总之,他完全没有料到王俊凯会因此动怒。

王源最终还是试探性地发了一条只有王俊凯名字的短信过去,收到的却是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的严肃的反问,“王源,你到底还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王源心里咯噔一下,他不知道王俊凯何出此言,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竟隔得比想象中远了,王俊凯开始不相信他了,会质疑他了,脑袋嗡地一下像是炸开了一般,他在手机上飞快地打下一行字,“王俊凯,你觉得累吗?”他想起了叶叔说的话,他和王俊凯是两块同极的磁铁,要在一起,会很费劲,很累。如果王俊凯真的觉得累了……

“你是不是有病?王源儿,你要是有病我看你也赶紧来医院治治吧。”王俊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能对下午还刚吻过嘴唇的自己最喜欢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是自己变得太快,而是发生的一切变得太快。刺眼的话语同样刺痛着王源的内心,他其实很害怕王俊凯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他害怕生气时的王俊凯,但几乎是同时,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了,他真正怕的,是和王俊凯分开,就算在这之前并不是没有想过,但明明自己在看见躺在病床上的王俊凯时就下定了决心和他再也不要分开了,他颤抖着双手打回了一句对不起。

屏幕很快亮起,是王俊凯的来电,王源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接通,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了。“王源儿,对不起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我怎么样?”王俊凯像是被冲昏了头脑般冲人的语气让王源有些喘不过气来,“王俊凯,你……你别说话太大声,会被发现的。”“回答我的问题。”王源趴在书桌前,身体被抽空一样无力,“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一直都在一起……”电话那头突然变得很安静,只能隐约听见王俊凯的呼吸声,“王俊凯,你别说话,听我说,你刚刚可能误解我了,但是……但是没关系,现在我说清楚了,你相信我了吗?我不是让你去示弱,只是不想让你去冒险,那样太危险了。我不要你危险,王俊凯。”

一字一句都戳在王俊凯的心尖,他这才意识到是自己曲解了王源的本意,他又让王源伤心了,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自己,但此时他却不能发出声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怕一出声就哽咽地无法将完整的话说出来,不管是不是出于自己尚未恢复的神智和身体,他都不能原谅自己。“王源儿,对不起……”王俊凯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手攥着白色床单,“等我,等我……”王源闭上眼睛,感受王俊凯的声音,“我知道,多久我都等你。”

原来所有的争执和误解都源于两人的用情至深,他们太过珍惜,又太害怕失去,他们急于给对方太多只因他们还只有十八岁和二十岁,但爱从来不会因为性别和年龄而改变性质。拥有了彼此之后,他们知道了责任,知道了付出,真正地懂得了什么是爱。

电话挂断之后,王俊凯稳定了情绪,他认真地思考明天将要做出的重要决定,见到王郑毅,第一句话要说什么。其实几天前王郑毅坐在病床边和自己说心里话的时候,王俊凯也不是没想过与他和解,只是在要隐瞒王源的情况下,自己要以什么理由拒绝他让自己回家的请求。王俊凯几乎没做过这么重大的决定,原来的他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但现在不仅是为了自己,更要为了王源,他要认真地考虑。

第二天早晨,王俊凯在第一位护士进病房例行检查的时候动了动眼皮,然后慢慢睁开眼睛,小护士有些惊讶道,“终于醒了?”王俊凯装作迷糊地应了一声。这小护士把手贴在王俊凯的额头上,一边询问道,“身体有什么不适吗?”王俊凯摇摇头,随后被扶着坐起来,“手脚可以活动吗?”“感觉有点用不上力。”护士点点头,转身去倒了半杯水递给王俊凯,露出安慰的笑容,“不用担心,这是正常的现象,毕竟你昏迷的时间有些长。”王俊凯知道,着是他最后投机取巧的机会,等这位护士走出病房,他就彻底只能选择最后一条路了,他仰头喝水的间隙做好了决定,他把杯子还给护士,“谢谢,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基本情况下今天就可以办理出院,这需要询问你家人的意愿了。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出去帮你登记一下,再通知一下外面今天来看护你的人。”王俊凯点点头,“麻烦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王俊凯平躺在病床上再次合上眼睛,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门再次被打开,“小凯,你醒啦?”是叶叔,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王俊凯面前,他是唯一一个知道王俊凯在之前就已经醒来的人,“叶叔?”王俊凯多少有些欣喜。叶叔从手提袋里拿出刚买的粥放到小桌板上,“医生说你要适当摄取一些热量,赶紧,趁热吃了。”王俊凯点点头,埋头把粥往嘴里送,终于吃到了有实感的食物,好在是在叶叔面前,不然一定是要被看出破绽的。

趁着王俊凯喝粥的空隙,叶叔说道,“你爸现在正好有个重要的会,所以我先过来了。之前他让你考虑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王俊凯拿起边上的纸巾抹了把嘴,“我想和他再商量商量,你觉得有可能吗?”“你是说你想让改变主意?”叶叔难以置信地看着王俊凯,两个原因,一,他居然不打算反抗了,二,他居然在指望他爸退让。“我本来是打算逃的,但逃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万一我爸发现王源儿了……”王俊凯望向叶叔,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去做,这次你没有选择和你爸对抗,就说明你成长了,小凯。”叶叔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是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了。”王俊凯嘴角扯了个弧度,“叶叔,你会看好我和王源儿的吧?”叶叔没有说话,却不忍再质疑两人的感情,点了点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王俊凯好像已经占据了王源生活的大部分,无论做什么事情脑子里装的都是王俊凯,都说爱情会让人变得愚蠢,王源觉得自己也是中招了,但他却很清楚自己不能被爱情冲昏头脑,他要面对的、抗衡的事情还有很多,小到父母,大到社会,着所有的一切都容不得他半点马虎。

王凌这几天忙于工作,但那天王源站在他面前坚定地说自己喜欢王俊凯并且不能没有他的样子始终回荡在他的眼前,反反复复地挥之不去,尽管那天他最后用威胁式的语言对王源下达了最后的警告,但他总隐隐地觉得这件事情并不会太顺利,而他却已经亮出了底牌,因为他不可能去真的告诉王郑毅他的儿子和自己的儿子有不明的恋情,这无论对谁都没有半点好处,而他更不可能去告诉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子是同性恋,这只会让她做出更加不可思议的举动让事态变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他能想到的最简单的解决方式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这件事在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时候就止步于此,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母亲似乎是注意到了王源这几天的精神状态,又想起上次不太理想的成绩,问他是不是最近忙于学习,王源有些敷衍地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此时两人刚吃完晚饭,还不过晚上八点,他却觉得眼皮有些沉重,耷拉着恨不得马上合上。“你要是觉得累就早点去休息吧。”母亲唯有在王源身体不适影响到健康的时候才显露出一个母亲该有的温柔和关心。但也正是因为母亲的话才提醒了王源,自己还有学习这件不能耽误的重要事情,他抬手揉了揉眼睛往房间走去,盘算着自己落下的课业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补上。

 

-tbc-

从此之后的每一章都要强调一下结局是HE  毕竟我自己都觉得很难圆回来了 摊手

 

评论(19)
热度(214)

© 暧妹 | Powered by LOFTER